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傳媒掃描 > 2020年
 
【科技日報】我國科技期刊如何走出“小弱散”困局?
2020-05-29|文章来源:崔爽 刘园园 |【
 

  “我本身是做固體力學的,這個專業國內是有幾家比較好的期刊,但問題是我的研究方向處在力學和微電子的交叉領域,技術發展很快,沒有對口的國內期刊可以投稿,高水平的更沒有。”

  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時,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工業大學材料與制造學部教授秦飛開口就談了自己想“支持國內科技期刊而不得”的郁悶。

  科技期刊發展一直備受關注,今年兩會上,同樣有不少科技工作者像秦飛一樣將目光投向這裏,期望國內的科技期刊可以擺脫“小弱散”,走上高質量發展之路。

  科技期刊關系國家科技話語權

  科技期刊之重不言而喻,秦飛表示,科技期刊是以論文形式發布最新科研成果、交流和傳承人類知識與技術的主要平台,在科技創新活動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科技強國需要科技期刊的支撐和推動。擁有了頂級期刊就掌握了知識、技術與研究的最新動向,率先收集到了全球才智的最新成果。”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科技廳廳長羅平說。

  中文科技期刊應該承擔首發原始創新成果、提升科技話語權、保護自主知識産權的重任。“但現實情況是,國內大量的優質論文選擇在國外英文期刊發表,國內的科技工作者則需要通過購買國外數據庫才可以閱讀。”秦飛說,“之所以出現這種局面主要與國內中文科技期刊總體學術水平有待提高、影響力有限、期刊種類結構不合理(如缺少新興交叉學科類期刊)、審稿發稿環節不規範、多頭管理(涉及原新聞出版署、科協、科技部、中科院、各部委等),缺少統一規劃和布局等因素相關。”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高杰表示,这几年国内有些科技期刊有很大起色,例如《中国物理C》, 但总体来说,科研人员在国内科技期刊发表论文的积极性还不是很高。

  “說實話,我可以投國外期刊,就是費點兒勁而已。但是長此以往,咱們的中文期刊會進入沒有好稿源、質量差、更沒有稿源的惡性循環,話語權也越來越小。”秦飛言辭懇切。

  市場化發展是趨勢

  國內科技期刊之所以出現質量規模有限、國內論文國外發的窘境,在羅平看來,問題在于“管理方式改進未跟上”。

  據她介紹,我國科技期刊實行主管、主辦和出版三級管理體系,“學術資源—編輯出版—市場經營”三個環節分工不明確、契合度低。同時,刊號審批嚴格,不能根據市場需求及時調整。主辦和出版屬地管理,難以跨區域集群化發展。

  羅平舉例道:2013—2018年我國SCI期刊總數年均增幅5.6%,低于我國SCI論文年均11%的增幅。她表示,科技期刊集群化、市場化發展是主要趨勢,是全面提高競爭力的唯一方式。爲此,可以整合資源、兼並重組,也可以有計劃地吸納國外優秀期刊加入我國出版集團。

  秦飛表示,強化中文科技期刊的學術性和公益性,可以探索引進市場化競爭機制,通過優勝劣汰,使得辦得好的期刊得以發展壯大,營造良性循環的中文期刊市場生態。

  “國內科技期刊應該努力形成與國家科學體系相對應的完備體系,期刊之間相互聯系、相互影響,形成承擔科學研究成果傳播和交流的知識系統。”高傑建議,“建立完整的科技期刊系統與逐步提升其水平同時抓,它們就會作爲一個體系來發揮科技創新作用和影響。”

  調動多元主體共同推進期刊發展

  一方面,市面上一些科技期刊手握刊號,靠收版面費長期低質低效運行,另一方面,科研人員苦于沒有好期刊可投。秦飛建議:改革科技期刊設立、運營和評價管理制度,放松對辦刊主體的限制。

  具体做法如允许华为等大型民营科技企业和国内先进制造、半导体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领域龙头企业和国家级研究機構、高校等申请创办科技期刊。“这类主体有资本、有研发实力、有新技术和场景,可以参与到科技期刊发展中来。”他说。

  羅平同樣提出,探索定點試行科技期刊備案制,並建立科技期刊淘汰退出機制。

  “促進國內科技期刊的發展,要加強頂層設計與部署,統一協調落實。”高傑認爲,一方面,在科研評價標准上要認可國內的科技期刊;另一方面,社會上也應該形成一種氛圍,鼓勵科學家在國內科技期刊發表論文,無論是英文還是中文。

  他把國內科技期刊比作一顆種子,要想發展壯大,需要不斷澆水灌溉才行。“不能‘葉公好龍’——口頭上支持國內科技期刊發展,實際評價標准和導向上卻更重視科研人員在國外期刊發論文。”高傑說。


 
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790-1号    文保网安备案号:110402500050
地址:北京市918信箱    郵編:100049    電話:86-10-88235008    Email:ihep@ihep.ac.cn